当前位置:首页 > it资讯 >

虚拟网红频接大牌广告代言真人网红将饭碗不保

2020-06-27 20:19:09
新一代虚拟网红正在模糊虚拟世界与现实之间的界线。根据Soul Machine的数据,客户品牌的消费者群体里,与品牌虚拟人进行二次互动的占比高达81%。89%的消费者认为和品牌虚拟人互动就能有效解决他们的问题。

本文首发腾讯科技,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正文:

一位年仅20岁的女孩,靠在社交平台IG上分享生活动态(看秀、聚餐、街拍等)获得180万粉丝,在这个年代可能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被《时代》杂志评为2018年25位网上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成为Prada、Calvin Klein、三星等国际大牌的“心头好”,也还好。

但如果这个“她”在真实的生活中根本不存在,只是一个在CGI (Computer Generated Imagery,计算机成像)技术上的支持下,虚构创造出来的一个人物呢?

煎蛋猜一猜 下面三图中谁是CGI虚拟网红?

题1:

答案:B。

右边名为Lil Miquela的女生,出单曲、各大品牌代言,能够说是时下最火热的虚拟网红了。在下文我们会详细分享她的故事。

题2:

答案:B。

这题可能有点难。有着一头俏皮粉色头发的IMMA,是一位由日本某CG公司创作的虚拟网红。单从这张照片看,已经做到以假乱真的程度,甚至比旁边的两位真人模特更为“真实”。IMMA如今在Instagram上也拥有超过16万的粉丝。

题3:

答案:文章最后揭晓( ̄▽ ̄)"

如果还有人在质疑虚拟网红的影响力,是否真的值得一篇文章来讨论,我们大家可以看下社交数据分析平台HypeAuditor最新数据(2019年11月):虚拟网红的粉丝互动率是真人网红粉丝互动率的三倍。

▲数据来源:Are Virtual Influencers Really Popular?via H

虚拟偶像,对于喜欢二次元文化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初音未来,就是一位被大众所熟知的虚拟偶像。在全球拥有12亿粉丝的她,是大品牌广告的宠儿,先后与索尼、丰田和全家合作。

初音未来是日本一家公司利用Yamaha的语音合成软件为技术基础创立的虚拟歌姬角色。只需要输入歌词、音调等歌曲元素,初音未来就能“唱”出来。

二次元画风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没有多少人格特征,受众主要为御宅族。今天品牌很煎蛋为大家介绍的虚拟网红(CGI influencer),与二次元虚拟偶像不一样。

虚拟网红几乎有着和我们一样的外表,会在社会化媒体中表达自己鲜明的观点,有着拟人化的人格特征和价值观。更奇怪的是,他们还会和真人社交、互动、聚会、聚餐等。种种行为都在不断模糊现实和虚拟世界的边界。

虚拟网红生于二次元,但“活”在我们的三次元世界。

大家看拟人类虚拟网红时,如果心中生出一丝莫名的怪异感甚至害怕,别担心,已经有科学家探究了这种心理背后的原因。因为这些虚拟网红正处于我们的“恐怖谷”中。为了方便大家后面能更舒适地观看我们为大家准备的虚拟网红品牌故事,先聊一下“恐怖谷”的理论帮大家理解恐惧、排除恐惧。

▲“恐怖谷理论“最早于1969年被日本机器人专家Masahiro Mori提出。

简单来说,“恐怖谷理论”说的是:当一个物品的外形接近人类的时候,我们对他的好感会随相似程度上升而递增。与我们越相似,我们就会觉得他们越可爱。但是当他们的外形无限接近健康人类的外貌时,那些仅存的与人类的差异点就会被我们的感官放大,因为那丝差异带来的恐惧就会油然而生。这个在与健康人类越来越像的曲线上,陡然下降的转折点,就是人类“恐怖谷”(uncanny valley)。

▲当一个外型十分拟人的机器人看着你时,是否会让你感到背脊发凉?

该理论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会对某些芭比娃娃,人形木偶和机器人产生莫名的恐惧和不安感。

▲在北美遭遇票房大“扑街”的电影《猫》,就是因为过于拟人的“人形猫”造型而让观众产生了恐怖谷效应,大批观众更是直说这部电影让他们产生了“生理不适”。

不管拟人化虚拟网红有没有戳到你的恐怖谷,品牌方倒是出奇地接受。众多世界顶级奢侈名牌早已率先尝试,与他们展开品牌合作。

下面和大家介绍几位最有名的虚拟网红,他们和品牌合作的“丰功伟绩”,以及对三次元世界网红营销的影响。

1.Lil Miquela

“Miquela是真的吗?和蕾哈娜一样真。”

合作品牌:Calvin Klein/ Prada/ UGG/ Diesel/ 三星

▲Photo: Courtesy of Brud

创造Miquela的工作室叫Brud。他们自己的定位是「致力于创造虚拟角色世界的跨媒体工作室」,专注于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以及如何将其应用于商业。他们的第一个作品就是这位齐刘海、脸上长着小雀斑的女孩。Brud还赋予了Miquela一些“身份”,新晋歌手、时尚博主、模特和社会活动人士。

▲Brud的官网是我见过最“简陋”的,居然是一个在线共享的谷歌Word文档。

虽然说Miquela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虚拟人物。但看她的Instagram动态,感觉比很多996的你我他还要更真实地生活着

▲Miquela与朋友聚餐合照,餐厅是真的,灯光是真的,食物是真的,朋友是真的,就连身体也是真的,只有脸是“假的”。

因为一开始并未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太过真实的生活动态一度令网友们困惑。Miquela的IG留言很多网友都在问“你是真人吗?”“你是机器人吗?”。对于自己的身份,Miquela回道:“我希望人们提到我时,将我当作一位艺术家或歌手,或者那些能够描述我才艺的职业身份,而不是过于强调‘我是谁\\’这种肤浅的东西。” (对话取自于2018年2月,BoF对Miquela的采访)

▲Miquela还让知名文身师给她“文身”。当然,文身师是真人。

▲Miquela的单曲《Automatic》,在油管发布3个月就获得320万次播放。

为什么一个凭空出世的虚拟人物会吸引这么大的流量?

因为Miquela是深谙网络在线营销的背后推手Brud打造的“完美人设”。

作为一位虚拟人物,Miquela只能在各大社会化媒体平台展示自己的“生活动态”,这让她产生负面新闻的可能性几乎降到了零。社会化媒体上精心准备的内容,就是Brud为Miquela一步步搭建人格特征和价值观的证明。

为LGBT发声,为跨性别者发声,支持DACA(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由奥巴马在2012年6月推出),如此政治正确的人设,也确实让她和她真实的粉丝们产生了连结,并不断为粉丝传递个性化审美和时尚见解。

完美匹配当今西方主流价值观的人设让Miquela在IG上吸引了180万粉丝,是近年来最受欢迎的虚拟网红。2018年,她还被《时代》杂志评为互联网上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一同上榜的还有Rihanna, Kanye West和Kylie Jenner等。

▲Miquela被评上由《时代》杂志评选出的网上25位最具影响力的人。(右数第三位)

随着粉丝量的飙升,Miquela的商业价值也跟着水涨船高,在将近三年的“生活“中,她与Prada、Diesel和UGG等大品牌合作,并在GQ和Vogue等杂志中亮相。

▲UGG邀请Lil Miquela为其拍摄40周年纪念活动广告。

Miquela的成功让Brud尝到了甜头,随后迅速创造了另外2位虚拟网红,Bermuda和Blawko。Brud刚完成了新一轮融资,目前估值1.25亿美元。

▲Miquela和她的“朋友们”。从左往右依次为Bermuda、Blawko和Miquela。

2.Shudu

“Shudu是一件艺术品,在我心中,她就是世上最漂亮女人的长相。”

合作品牌:Fenty Beauty/ Balmain/ Ellesse

▲Shudu via The Diigitals

和Miquela不同,Shudu的定位是「全球首位虚拟超模」,她们俩走的路线截然不同。英国摄影师威尔逊(Cameron-James Wilson)创造Shudu的原因,只是为了让摄影作品更加可控。

虚拟网红不受肉身、技能、资金等限制,他们能发布的内容更具灵活性。通过数字建模的方式,摄影师可以坐在工作室就创造出一张近乎完美的照片。模特,造型,光照,地点等一切因素都可以牢牢掌控在摄影师手里,某种程度上节省了很大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满足了威尔逊对完美作品的追求。

▲Shudu这十二头身真的绝了。via The Diigitals

如果说Lil Miquela的创作者还刻意为她保有些许CGI电脑特效的痕迹,营销虚拟现实傻傻分不清的魔幻感。那Shudu的外型可以说几乎接近真人了。匀称的深褐色皮肤,身材高挑纤长,完美的身材比例,即使把图片放大细看,Shudu超写实的皮肤纹理和质感也根本看不出一丝“特效味”。

▲摄影师Cameron-James Wilson正在为Shudu“拍照”。

▲以假乱真的成片。

2018年时Shudu在IG上发布了一张涂了Fenty Beauty橘色口红的照片,被Fenty Beauty官方转载,Shudu迅速在网络上吸引大量粉丝。

▲Fenty Beauty官方转发后,这张照片的点赞量迅速达到22 万。

IG账号目前已经有超19万粉丝。法国奢侈品品牌Balmain、意大利运动潮牌Ellesse、首饰品牌Swarovski、Mianik、Vogue、芭莎、Smart 汽车等各大品牌和时尚杂志都纷纷邀请Shudu合作。

▲Shudu为意大利高级运动品牌Ellesse“拍摄“产品上身图。

和以上合作形式不一样,Shudu在2019年受英国电信运营商EE(读“double E”)邀请分饰两角,该活动的创意高度匹配其品牌名。一个Shudu以全息的形式现身BAFTA颁奖典礼的红毯上,与此同时,另一个Shudu在担任BAFTA线上AI智能导购员。

利用EE的网络信号直播,给手机那头看秀的观众实时推荐红毯秀上明星同款的平价礼服,并引导他们购买下单,当晚线上销售额就达到了40万英镑。

不禁想要感叹一句,这种与品牌调性高度匹配,有创意又有逻辑植入品牌产品的营销创意真的棒!!

因为威尔逊本身是白人身份,但却创建一个黑人形象。一时间批判声不断,有人指责威尔逊就是在变相进行“blackface”这一种族歧视(即白人把脸涂黑装扮成黑人来进行表演, 以博众人一乐)。

还有人抗议,黑人女性模特的职业生存空间本来就小, 一位白人居然凭空造了一个虚拟人来抢饭碗。

威尔逊回应,他做这件事的初衷并不是想剥夺任何人的权利,只是觉得当今大环境对美的定义在变得包容性更强了,这点在技术层面也应该有所体现。正如他所说的,Shudu是他认为世上最漂亮女人的长相。

随着Shudu的商业变现能力逐渐明了,威尔逊创建了世界首家虚拟超模公司The Diigitals, 目前已经创造了7位数字超模。

▲这其中还包含一位外星超模Galaxia。

3.Noonoouri(中文名:努努)

“Noonoouri既是榜样,也是幻想。”

合作品牌:

Chanel / Gucci/ Fendi/ Versace/ Valentino/ Nike/ KKW Beauty/ Rimowa/ Givenchy/ Burberry

Noonoouri 在2018年2月诞生,自称是一个身高一米五,生活在巴黎的18岁女孩。「严格的素食主义」「拒绝皮草」「致力于可持续时尚产业」是他在互联网上的自定义标签。她是慕尼黑创意人Joerg Zuber花费数年心血制造的“虚拟人物”。在IG上有30+万粉丝。

▲Noonoouri的Instagram粉丝达33万+。

不同于Miquela接近真实人类外表的现实感,Noonoouri有着漫画里的大眼睛、洋娃娃般的身子。设计者Zuber在设计时刻意避开拟人的外表,并表示“Noonoouri拥有并保持着自己的个性,我要让每个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并不想借助Noonoouri来塑造一个完全符合时下人类社会审美的形象,强化宣传不现实的理想美。 努努出道即巅峰,几个月内国际大牌合作了一圈。在她粉丝量还不到三万时,Dior是第一个联系她合作的大品牌。

▲努努戴经典大草帽,手提2019年最夯的mini小包,单品均来自Jacquemus。

2018年,努努签约成为Tmall Luxury Pavillion(天猫奢品)的独家虚拟时尚大使。

▲努努与VogueMe签约关于中国地区代理运营事务。

2019年2月,Noonoouri的创始人将其在中国地区合作代理权签给了VogueChina/Me。同月,Vogue就为努努和天猫代言人易烊千玺安排了杂志封面。

▲VogueMe 2019年2月刊封面

马爸爸的商业布局一向超前且精准,签约努努这一举动在咨询公司贝恩发布的数据报告中也能找到合理的解释。报告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的千禧一代有望在全球奢侈品个人购买市场占据46%的购买量。同时,这群消费者对品牌认知、设计创新和品牌口碑的要求也慢慢变得高。

努努通过试穿奢侈品新品到秀场看秀拍图再到线上游戏互动,都能很好地在奢侈品牌与中国新一代主力消费者之间建立情感纽带。 但是,这和咱们当年红钻QQ秀的区别在哪里?

答:通过对真实世界发表观点使其人格化。

▲努努呼吁保护亚马逊雨林。

在努努的背后,有一个七人设计建模团队在维持着这个形象,生产一张静态图片,需要团队工作三天;生产一个视频,最多需要八周时间。 那么,如果与努努定位一样的仅为代言而生的虚拟网红角色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还会有人关注吗?

如果品牌方只当努努是众多广告系列中的一个补充创意物料,努努的时尚博主生涯要如何登上更高的台阶?

4. IMMA

"我对日本文化和电影感兴趣,我想吸引人们参加时装秀。"

合作品牌:onitsuka Tiger/ SK-II/ Porsche

IMMA也就是文章开头那个粉头发的小姐姐, 由CG公司ModelingCafe创建。ModelingCafe过往的作品多以科幻、机械、未来概念等相关元素为设计主题,其中最著名的角色就是哥斯拉。

人类形象是他们第一次尝试, 但是能够准确的看出, IMMA 无论是整体形象还是肤感眼神等各种细节,在虚拟网红们中,绝对算是做工最精良的一位。无论是发型、皮肤质感、眼神、光影等等都无可挑剔。

▲你能想到这是一位虚拟人物吗?

IMMA这个词在日语发音中有“此刻”的意思,颇有哲学味道。她目前“住”在东京,在IG上有超过16万的粉丝。

▲IMMA时常穿着时尚服装出没在日本的大街小巷。

▲无比真实的街拍照片让IMMA和我们没有多少距离感。

IMMA接受SK-II的合作,与窦靖童、凌赖遥、Behati Prinsloo一同出演在 Pitera(SK-II神仙水专利成分)的神奇发现之旅。

Pitera是一种日本酒厂酿酒中发现的酵母成分,为了体现该成分“只因天上有”的神奇,借助了工具人IMMA的手第一次发现该成分,并通过击掌将这种神奇能量传递给人类世界的三位大明星。

品牌在寻找明星或网红合作时,很重要的一个思考就是调性是否一致。代言合作的底层逻辑就是借代言人的人设投射品牌或某款产品的定位。例如传统品牌想要年轻化,首选就是与当红年轻小鲜肉合作。

一次有影响力的品牌合作能稳稳地将代言人调性与产品调性同步绑定,但如果代言人的人设崩塌,对产品甚至所属品牌而言将是极大的打击,反之亦成立。

品牌辱华,明星纷纷解约;明星出轨,品牌避之不及。 明星名人以卖“人设”来博取公众眼球,奶爸、爷们、学霸、女汉子、硬汉,说到这些人设你是否心里已经有对应的明星呢?

明星靠塑造人设来收割粉丝渐渐成了贵圈常规操作。网络世界变化万千,人设崩塌的例子也时常上演。儒雅帅大叔吴秀波被爆料婚内出轨,李小璐“好妻子好妈妈”的人设因出轨事件而崩塌。

▲保时捷、TAG Heuer等品牌都因莎拉波娃的兴奋剂丑闻事件而暂停与她合作。

不管是网红还是明星,不管背后有多成熟的MCN或经纪人团队,面向大众发声的最终还是那个网红/明星本人,而人恰恰是最不可控的一个变量。

对于品牌来说,明星曝出负面之后所蒙受的损失更是巨大的。肯德基邀请薛之谦为自己的多款产品做了代言, 薛之谦人设崩塌后,导致后续与其有关的产品营销方案都将陷入停滞。

相反,和虚拟网红合作就完全不需要过多的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因为品牌方可以完全控制每个细节。从产品图片的展现方式到软文撰写,从合作内容发出的时间点到网红的私生活状态,一切都可以百分百满足品牌方的计划。

虚拟网红有专门的真人模特为其进行样貌合成采集,有音乐人为他们配乐。最重要的是他们背后还会有专门的写手设计各自的背景故事、性格特点, 也就是说每条社会化媒体内容都是基于团队的精心撰写的。没有私生活、没有绯闻、所有的故事情节都是团队编造出来的。

这种难得的百分百可控性,正是这些慢慢的变多品牌方开始聘用虚拟网红的根本原因。

尽管风险很低,但也有翻车的时候。Lil Miquela与名模Bella Hadid为Calvin Klein拍摄的广告引起了大批消费者的不满。问题出在Bella和Miquela在广告里的接吻画面。

▲名为“Bella Hadid and Lil Miquela Get Surreal”的CK广告

在这段30秒的视频中,Bella和Miquela在接吻前深情互看着对方,画外音说:“生活就是打开一扇门,创造你从未想过的新梦想。”看得出来CK想借助这支广告进行包容性营销,可观众都知道这就是身为异性恋的Bella亲吻了一个实际上不存在的虚拟人,广告让人感到无比的虚伪和做作。正如许多网友在网上对这支广告的评价一样:queerbaiting(卖腐)。

距离虚拟网红第一次真正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已经三年了,在网络上搜索虚拟网红们(Lil Miquale、Blawko)有关的新闻会发现,三年过去了,这些报道都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虚拟网红们依旧在各自的Instagram账号上活跃着,维持着自己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政治正确人设,“尊重黑人”“崇尚包容”,分享时尚妆容与穿搭,唯独少了一点——生活。

现实世界的人类生命是纵向发展的,伴随年龄的增长,会有人生重要的事件发生,有日常与家人朋友的互动,最重要的是,经历这一切之后的成长。

没有生活,没有成长,即使Instagram账号是活跃的,但人们谈起他们时只能说一句“xx为黑人群体发声了”,周遭新闻对他的报道往往也只能停在表面,因为他们的人设不是立体的。在网络世界发一则帖子为自己的主张站台,但现实世界并没有相应的行为可以佐证其立场。

国内外内容营销形式正在从图文向视频倾斜。国内快手抖音的崛起,随着5G时代的到来,短视频、直播等视频内容创作形式将会呈现井喷的趋势,这将是真人网红们内容创作的黄金时代。 虚拟形象们也在竭力抓住这个机会。

二次元非拟人形象的内容输出形式愈加丰富,帮助消除虚拟和现实的隔阂,增加了人物的真实感。

前些天,bilibili的《2019最美的夜》新年晚会上,洛天依以全息的形式现身,与国乐大师方锦龙合作的一曲《茉莉花》,二次元和三次元完美的融合, 让很多b站网友惊呼“次元壁真的被突破了!”

而拟人形象的虚拟网红们是否能够以更加丰富的形式和网友们互动建立连结呢?正如前文提到的恐怖谷效应,当一个物品的外形接近人类的时候,我们就会觉得他们越可爱。对于像洛天依、初音未来这样纯粹的虚拟偶像,即使动作没那么逼真,我们也会觉得他们萌萌的很可爱。

但这些超高度拟人的虚拟网红们,一旦“动” 起来,是否会掉入恐怖谷, 让粉丝感到不适呢而脱粉呢?

除了po些图片,努努也会时不时的以“视频”出镜, 不过聪明的努努团队从刚开始就降低了她的拟人度,努努就算动起来也可爱。不会让观众掉入恐怖谷而产生不适。

在2019 BAFTA颁奖典礼上Shudu以全息动态形象现身, 团队也为其做过视频,但是动作表情和眼神都略显空洞和僵硬, 让人很难有代入感。

标签定位为超模的shudu难道仅能活在平面世界吗?

Shudu可能更适合以纯粹的工具人而存在,作为摄影师的最佳合作伙伴,完美演绎时装即可。

真人网红可以做旅游博主、健身博主、美食博主,除了拍照,他们还可以用视频记录,让观众多视角的去看到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见解。能给观众带来新的体验和资讯,自然就会吸引粉丝驻足。

而虚拟网红,粉丝只能隔着屏幕看他们的摆拍,感受他们已经被设计好的 “个性、价值观、对时尚审美 ” ,单一输出形式是否会让粉丝们审美疲劳呢?

虚拟网红们未来是否也会动起来?如果仅靠广告收入支撑,虚拟网红公司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虚拟网红们动起来呢?

品牌可以从虚拟网红的崛起以及他们带来的时尚文化中受益。但是,虚拟网红的产品推荐可信吗?能打动观众吗? Lil Miquela和Shudu上身的时装和配饰可能会令人眼前一亮。

但他们仅擅长展示产品,毕竟,他们并没有真正使用过这些产品。 他们无法告诉你衣服穿起来感觉如何,服装面料触感、版型等;无法告诉你某护肤品的使用体验,香味、质地等。

虚拟网红无法与消费者分享自己的真实感受和体验,使他们的产品推荐有了很严格的局限性,也不一定能奏效的原因。 虚拟网红,几乎很难与观众建立任何信任度。因为他们说的一切都是背后编辑撰写的,他的人设无法为自己背书,他说的话也不是个人真实心得。

▲保时捷邀请IMMA代言旗下最新款电动车型Taycan,你们会被这样的广告打动吗?

想象一下,一个没有味蕾的人向你安利某款奶茶, 一个没有皮肤的人告诉你某个品牌的化妆水很保湿,你会相信吗?尽管没有明文规定, 但是一些直接涉及感官的行业都很难真正与这些虚拟网红合作。比如说:食品、制药,美容甚至娱乐业。

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让很多人担心工作会被取代。虚拟网红的出现会否对真人网红产业产生威胁呢?有专家说,这不是场零和游戏, 虚拟网红的增长无法取代人类的地位。

就像,虽然YouTube上的电视节目已经十分丰富,但也没能完全取代电视服务,而是开创了流媒体服务的新市场。虚拟网红之于当今的人类网红营销产业也是类似性质。

营销公司#paid的创始人Adam Rivetz表示,虚拟网红出现实际上会推动真人网红产业的发展。他说,未来可能会看到真人网红使用CGI技术来创建自己的虚拟化身。利用自己的真假身双重形象帮助延展自己的可能性,从而拓展与品牌合作的更多可能性。

虚拟网红是如何看自己的呢?

标题是Lil Miquela 在与YouTube 阴谋论家Shane Dawson进行的一次“语音通话”中关于“Are you real?”的回应。(酷劲十足,人设稳住了哦)

虚拟网红到底是谁,涉及到太多层面的问题,社会、伦理、纳税等等。作为一个品牌故事分享的频道,我们更关心:品牌方有什么动作?

除了虚拟红人营销,虚拟人这个CGI新应用对商业品牌而言还有什么应用?

在虚拟网红很好地探索了网友(也是当下主要消费者群体)的接受度后,品牌方也开始考虑虚拟人如何应用在品牌本身,以提高品牌力和使用者真实的体验。

新西兰的AI科技创业公司Soul Machine在做的事情是,帮助品牌自己打造自己的“品牌虚拟人”形象,目前尝试赋予过虚拟人如下功能:

客户服务

网页端&移动端客户支持/高级客服/培训/助理/咨询答疑/接待

营销销售

活动&研讨会/线上销售/追加销售/个性化数字理财顾问/顾问/接待

品牌红人

社区互动/产品&服务/PC端&移动端改造/代言/虚拟化身

产品

接待讲解/服务延伸/新产品设计/全新交互模型

健康

前线健康咨询/数字健康专家/健康教练/保险咨询

人力绩效

培训/风险合规/入职/员工福利

培训教育

数字教师/教练/在线教育/STEM教育/个人导师

数字创新

网页&移动端交互/聊天/导航/社区互动

Soul Machine从技术和策略层面位品牌创造角色,称呼这些角色为Digital Hero,我们姑且叫他“品牌虚拟人”。 总的来说,品牌虚拟人相较于品牌的真人代言,最大的优势就是功能综合,可塑性强。

他可以在同一个时间点出现在不同场所、为不同的客户、提供性质差异极大的服务。 就好像是将整合客服系统Zendesk、淘宝直播专属主播、在线聊天机器人、订单追踪、PR等等所有与消费者的接触点都汇聚在一个窗口,以统一的拟人化形象来与消费者对话。

YUMI with SK-II

与AI结合,扮演客户服务/护肤专家的角色

▲YUMI是世界上首位能自主交互的动态人工智能品牌虚拟人,服务于SK-II。

SK-II与Soul Machine合作,创造了一个品牌虚拟人——YUMI,主要负责为SK-II粉丝们提供更有效的皮肤管理建议。借助了Google的语言处理系统,可与来自全世界的女生交流护肤问题。根据SK-II的CEO介绍,YUMI一开始扫描了一位真实女性的脸,但也提到,跟着时间的推移,YUMI会逐渐有更多自己的个性和肢体语言。

Daisy with Yoox

与APP结合,扮演购物助理/试穿模特的角色

▲Daisy的职责身份是购物助理、时装模特、网络红人,服务于意大利在线时尚零售商Yoox。

“面对面”是最高效的沟通形式。

根据Soul Machine的数据,客户品牌的消费者群体里,与品牌虚拟人进行二次互动的占比高达81%。89%的消费者认为和品牌虚拟人互动就能有效解决了他们的问题。 如果可以,你希望品牌虚拟人帮你的品牌承担什么职责呢?

新一代虚拟网红正在模糊虚拟世界与现实之间的界线。这些数字形象由人类高度策划并控制,引起了社会化媒体网友的强烈好奇心,于是大品牌们与他们展开越来越紧密的合作。他们可能不是真实的,但其影响却是真实的。

对了,回到开头的问题,你们觉得她们三位哪位是虚拟网红呢?

答:她们三位都是。(从左往右依次是Margot、Shudu和Zhi)

武威生活网